CFP供圖
  來論
  記者接到反映,在湖北省的一個國家級貧困縣房縣,總占地面積過百畝的一大片政府辦公樓正在興建當中。當地官員稱,那是全縣人民的一個面子。(4月8日央視《經濟半小時》)
  類似貧困縣與豪華辦公樓的鮮明對比,實在太多。此番之所以被放大,除了當下的“頂風作案”背景,事件中當地官員的一番陳詞也足夠引發關註:一個縣級人民政府,幾十年的危房,房子可以蓋,你說我們都跟不上老百姓,你們百姓的房子都蓋得好漂亮,莫說政府,那是全縣人民的一個面子。
  客觀而言,如果這樣的“官話”不是出現在新聞的鏡頭中,我更願意相信這隻是一種網友的反向調侃。然而,仔細想想,類似的“比較思維”並不少見。如公務員習慣性感嘆“工資比××職業還低”,政府大樓不能比一般民眾的樓房還寒磣。諸如此類,所隱含的潛臺詞即是:凡是與政府有關的,無論是辦公樓還是公務人員待遇,都應當代表社會的“最高水準”,至少不能比“一般人”低。否則,就是不正常,就是人民沒面子。很難想象,在改革開放三十多年後的今天,這種“官本位”思維還有著如此強勁的現實適應力。
  應該說,隨著相關常識的普及和改革的推進,上述思維的荒謬性已經昭然若揭。一部分人特別是部分官員的心中仍然“堅守”著這樣的“落後”觀念,確實是執政素養和現代服務意識的一個突出盲點。豪華辦公樓現象在貧困縣之所以屢見不鮮,除卻其與貧困縣的標簽所呈現出的鮮明對比而被放大,貧困縣的管理者在思維上的封閉與落後恐怕也是一個重要原因。而這些貧困縣之所以落後,或許也能從官員如是扭曲的面子觀中找到“密碼”。
  當地官員稱,建豪華辦公樓是全縣人民的一個面子。此種謬論之下,將“打臉”視為照顧民眾的“面子”的觀念投射到發展上來,何以不令人心驚。如果不是有意“裝糊塗”,指望在這種面子觀下帶領民眾致富,顯然只能是一廂情願的奢望。不能小視這種扭曲面子觀的負面影響,它一旦成為地方官員的既定思維,就相當於是一個指揮棒,優先發展什麼,對於改革措施的落實持怎樣的態度,都勢必受到此種思維觀念的左右。
  改革行進的過程中,如何改造官員的政績觀,官員的政治素養如何跟上民眾與時代的需求,本身就是一個亟待攻堅的改革堡壘。
  (朱昌俊)  (原標題:貧困縣的豪華官衙“住著”何種面子觀)
創作者介紹

詹瑞文

br06jlmwn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